imToken官网钱包

以其安全好用的数字钱包服务app,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管理平台,imtoken官网app功能强大、快捷方便,支持超过3万多种通用数字货币,目前imtoken用户单日稳步增长超过10万+。早日下载,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imtoken找回助记词》景峰医药激进吞苦果扣非三年亏28亿 密集卖子回血7亿负债率达80%陷困境

【怎么下载歌曲到u盘里面】

财富管理“最后一公里”,谁是优秀的引路人?首届新浪财经·金麒麟最佳投资顾问评选重磅开启,火热报名中~~点击查看>>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长江商报

借壳上市9年,叶湘武带给景峰医药(imToken钱包app)的是一地鸡毛。

近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监管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及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叶湘武、财务总监黄华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原因是,此前公司出售资产时存在错计收益的情形。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几年,景峰医药频频“卖子”,一方面是试图保壳,另一方面是回血缓解财务压力。目前来看,这两个方面的压力依然未缓解。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接近80%。

景峰医药的前身是天一科技,2014年,叶湘武完成借壳上市,随后开展了大规模并购。遗憾的是,2017年开始,受标的未达预期、资产减值等因素影响,景峰医药业绩变脸。2019年以来,公司主营业务持续亏损,累计亏损超过28亿元。

借壳上市9年后陷亏损

景峰医药的经营深陷困境之中。

目前,景峰医药尚未披露三季报及业绩预告,暂不知晓其前三季度经营状况。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2亿元,同比增长28.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1亿元,同比下降113.6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0.13亿元,同比减亏80.40%。

不只是今年上半年,2019年以来,景峰医药的主营业务持续亏损、营业收入大幅下滑。

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景峰医药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44亿元、8.78亿元、8.11亿元,同比下降幅度为48.02%、34.68%、7.60%,连续三年下降。2021年的营业收入不及2018年的三分之一。

对应的净利润为-8.83亿元、-10.69亿元、-1.64亿元,合计亏损21.16亿元,同比分别变动-572.56%、-21.04%、84.68%。同期,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9.75亿元、-13.94亿元、-4.77亿元,合计亏损28.46亿元,同比分别变动-686.14%、-43.05%、62.91%。

三年间,扣非净利润亏损接近30亿元,主要源于成本收入倒挂、资产减值。2019年至2021年,景峰医药的营业总成本分别为20.24亿元、15.27亿元、11.73亿元,均大幅高于当期营业收入。

与此同时,这三年,公司资产减值(imToken钱包app)分别为3.32亿元、7.26亿元、1.03亿元。

资产减值主要包括商誉减值损失、股权投资减值、存货跌价等。2019年、2020年,公司商誉减值损失分别为3.05亿元、3.77亿元。

大幅商誉减值是此前高溢价收购埋藏的隐患。

2014年底,景峰制药作价34.48亿元借壳天一科技上市事项完成,公司随即更名为景峰医药,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叶湘武。

借壳上市之后,景峰医药通过并购大举外延式扩张。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公司相继收购德泽药业、海方楠、宁波爱诺、医易康云、联顿医药、景诚制药、锦瑞制药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

2018年底,景峰医药账面上的商誉余额为7.37亿元,其中,收购德泽药业、景诚制药形成的商誉分别为3.32亿元、2.09亿元。

收购,一度推高了景峰医药的经营业绩。但是,随着标的变脸,景峰医药的业绩接连大幅下滑。

2017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1.62亿元,同比下降52.33%。2018年,净利润为1.87亿元,虽然有所回升,但仍然明显低于2016年的3.40亿元。随后的2019年开始,主业转为持续亏损。

流动性严重不足脱困艰难

在经营陷入亏损而不能自拔之际,景峰医药还面临着较大的财务压力。

随着近几年持续亏损,造血能力较弱,景峰医药的财务压力日益凸显。

2019年年底,景峰医药的资产负债率为55.36%,2020年底猛升至76.28%,2021年底进一步上升至81.71%。今年6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9.77%,虽然较年初有所回落,但仍然接近80%,处于偏高水平。

具体来看,截至今年6月底,景峰医药的账面货币资金为1.83亿元,对应的短期借款3.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55亿元、长期借款0.77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7.70亿元。对比发现,公司存在较大的偿债压力。

其实,这样的财务状况,还得益于近几年的密集出售资产。

wind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景峰医药相继出售景嘉医疗、金沙医院、璟泽生物、慧聚药业等部分或全部股权,回血近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5月、9月,景峰医药转让慧聚药业有限公司43%、20%的股权,回血4.80亿元。在这次交易过程中,可能出于调节利润目的,公司将上述股权转让在 2020年年报中合计确认投资收益3.36亿元。2021年8月30日,公司对此予以更正,经重新计算后,调减2020年度利润总额1.07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绝对值的9.38%。

正是因这次会计差错,公司及时任董事长、财务总监领受监管罚单。

为了摆脱经营及财务困境,叶湘武也做过努力。

去年10月,叶湘武与北京洲裕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imToken钱包app)签署系列协议,包括转让5%股权、委托13.74%股权的表决权等。涉及股权转让的,转让价格为5元/股,转让价款总计为2.2亿元。通过这一交易,景峰医药的实际控制人由叶湘武变更为徐欢霞。

与此同时,为缓解资金压力,如期兑付公司债券,景峰医药还拟向洲裕能源借款4亿元(imToken钱包app),借款期限为1年,借款年利率为12%,到期还本付息,合同约定利息合计为4800万元。

但是,叶湘武可能有些一厢情愿,因为受让方洲裕能源也没有钱。公告显示,洲裕能源先后与湖北圣迪容器制造有限公司、汉齐达康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借款金额合计为6.20亿元。

今年6月15日,景峰医药公告称,洲裕能源违反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等相关协议,公司原实控人叶湘武恢复行使公司13.74%股权的表决权。

试图通过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扭转景峰医药的经营及财务困境的愿望落空了,叶湘武还有哪些办法化解目前的困局?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点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