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oken官网钱包

以其安全好用的数字钱包服务app,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管理平台,imtoken官网app功能强大、快捷方便,支持超过3万多种通用数字货币,目前imtoken用户单日稳步增长超过10万+。早日下载,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imtoken查询多少币》鹤岗“白菜房”已不多,中介称超八成不常住

【imtoken钱包怎么样】

“房子租了一年,我住半年就走了”“选择那套房因为喜欢房前的那棵树”“我月底就要走了……” 

一次次登上热搜的黑龙江鹤岗市,在浪漫化的生活想象和“白菜房”标签的共同作用下,吸引了一群想来此地买房的年轻人。

但有人心怀向往却举棋不定,40多人的计划买房群只1人付诸行动;有人买房后迟迟未入住;有人短暂居住,又匆匆离开。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多位在鹤岗生活的外地青年,听他们讲述鹤岗买房经历。

他们来来往往,真正打算定居下来的并不多。但鹤岗的故事仍在继续,如同一位受访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有的城市有雪,有的城市有海、有沙漠。但没有城市是完美的、满足所有需求的,总有人来,也总有人离开。”

《《imtoken查询多少币》鹤岗“白菜房”已不多,中介称超八成不常住》 ↑鹤岗车站 图据视觉中国

当地房产中介

普遍房价1800-3500元/平方米

“白菜房”已经不多了,只占两成左右

今年7月,31岁的李梓通过线上远程的方式,在鹤岗购置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她计划半年后搬过去。

李梓是北京人,目前在山东从事互联网教培工作。大学毕业迄今,她马不停蹄工作了10年,而现在她想停下来,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想过怎样的生活。

远程购房流程很简单。她在短视频平台搜索“鹤岗”,选择了流量最大的鹤岗房屋中介。在详细了解小区位置、基础设施、房子户型后,她很快付了定金,选择了一套4万元的位于顶层的房子。

为了能顺利搬进去,李梓还委托中介帮她找人“远程装修”。当地能选择的装修风格比较有限,她只铺设了白色的地砖、安装了白色的柜子,“我想要可爱的家装风格,等我去了以后就要按照我喜欢的风格改造。”

多位鹤岗的房产中介告诉记者,买低价房的人大多都是像李梓一样的外地人,选择远程看房,买房手续由中介一手包办。中介还会帮客户“远程装修”,客户提供设计稿,他们来帮忙找人施工。

《《imtoken查询多少币》鹤岗“白菜房”已不多,中介称超八成不常住》 ↑李梓在鹤岗买的房子正在装修中。受访者供图

通过多个社交媒体吸引外地客户的“小莫房产”负责人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对鹤岗并不熟悉,一般选择远程买房的外地买家多依赖中介来为他们介绍当地的情况,包括气候、暖气费、物业费、生活配套设施、医疗条件、旅游景点等。

“不过手续很快的,确定买房之后在当地的公证处开一个授权委托书,和户口本原件一起邮过来,我就可以帮他买。过户2小时就办完了,房本是3个工作日左右拿到手。”云鹏地产负责人梁云鹏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鹤岗的普遍房价在1800元-3500元/平方米之间,网上曝出的超低价“白菜房”只占鹤岗房地产市场的两成左右。而在梁云鹏的客户中,约4成是外地客户,且以20多岁的单身年轻人居多,他们多是受低价房吸引来的,买的也基本都是低价房。

据鹤岗市统计局发布的《2021年鹤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1年全市商品房销售面积4.6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额1.7亿元。以此计算,2021年鹤岗市商品房成交均价约为3695元/平方米。

据梁云鹏介绍,鹤岗的低价房分为两类,一类是2008年前后建成的,棚户区改造后新建的回迁房;另一类是房龄有二三十年的商品房。由于当地人口外流,这些房子成为了闲置的房源。低价房多在位于顶楼的6层或7层,非电梯房,一般都是毛坯房或简单装修的。现在两三万元一套的“白菜房”已经不多了,低价房一套多在4万元左右。

在鹤岗的外地买房人

他花3万多买了套房子开工作室

她租了套两室一厅,每月租金400元

将所有设备打包寄出后,26岁的吕乐只身从山西长治来到了鹤岗。

吕乐也是受“白菜房”吸引来买房的。他说,从知道鹤岗到在鹤岗买房,他只花了一天的时间。来到鹤岗,吕乐纯粹是为了找个地方开工作室。

初中毕业后,吕乐曾做过饭店、酒吧的服务员,也在电子厂当过工人,后来出于个人兴趣,自己创立了一个游戏工作室。去年12月,因之前的工作室环境潮湿,网络状况也欠佳,他想重新租个地方。

能容下七八十台电脑的房子一年租金就要1万元,正为租金发愁之时,他看到了鹤岗的低价房信息。用他的话来说,“几万块的房子,我待个几年就回本了”。通过中介发来的视频看了几套房后,他当天就买下了一套40多平方米的房子,总价3万多。不久后,中介就把房本和钥匙寄到了他的手上。

就这样,吕乐将自己“抛入”了这个完全不熟悉的城市,开始了为期两年的独居生活。他买的房子在鹤岗南山区平安小区,2013年建成,房子在6楼,没有电梯,装修简陋老旧。

因当时着急找个地方存放设备,加上自己不爱出门,买房时他对小区周边环境和社区配套设施没有太多了解。“其实不建议网上买,买房还是要多实地看看,看看周边基础设施,多比较,二手房(imToken钱包app)差距还是很大的。”吕乐说。

吕乐把买下的房子作为工作室,另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居住,一年租金3000元左右。因喜爱“宅家”,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工作室和出租屋之间两点一线,偶尔到几百米外的超市和菜场买点东西回家做饭。

搬来鹤岗的这一年,吕乐既不参加当地的社区生活,也不出去交友,甚至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医院或者电影院。

《《imtoken查询多少币》鹤岗“白菜房”已不多,中介称超八成不常住》↑鄂雨在鹤岗出租房前的树。受访者供图 

与吕乐同为26岁的鄂雨也在鹤岗度过了半年的独居生活。来到鹤岗前,她一直过着四处旅居的生活,她去过广州、潍坊、青岛、凯里等地。租住在鹤岗的日子里,她一度想在这里买房。

鄂雨是一名出版社兼职编辑,线上办公让她不必固定在某个城市或某个办公楼里。2021年4月,着急搬家的她在搜索房源时发现了鹤岗,“那儿的房子很便宜,两室一厅每月租金才400元左右,装修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房子前面有一棵树,我喜欢那棵树。”

作为一个四川人,在去鹤岗之前,鄂雨从未去过东北。刚到鹤岗的第一天,热情的房东阿姨带她去了自家的五金店吃饭,还带她去超市购买了所需要的生活用品。“房东人很好,她总是叫我‘孩子’,我喜欢她这样叫我。”

鄂雨不喜欢社交,大学毕业后,她当过摄影师,也尝试过其他工作,但是都没有长久地干下去。在鹤岗生活的日子里,除了房东和快递员,她几乎没和其他人打过交道。除了工作,她喜欢在房间看书、写作、看电影,偶尔也会带着相机出去拍照。

鹤岗留给鄂雨的印象是老年人多,“满大街到处是老人,坐着的、走着的、打牌的、跳舞的,我感觉我也是其中一员了。”《2021年鹤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1年末全市户籍总人口95.6万人,其中60岁以上人口为24.9万人,占比26.0%。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卫生健康委、全国老龄办发布的《2021年度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公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全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6736万人,占总人口的18.9%。

有的“白菜房”再闲置

“夏天避暑,冬天看雪”

很多人买了房却不在这里定居

吕乐近日正筹备着离开鹤岗。

近来工作室经营状况十分不佳,吕乐打算把工作室关停,由于觉得当地薪资水平过低,他决定月底就去苏州找自己的朋友,“工资能给你每月4000元就非常不错了”。吕乐打算先在苏州找一家工厂打工,要去哪家工厂、打什么工都还没确定。

《2021年鹤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042元,比上年增长6.2%。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则显示,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128元,比上年增长9.1%。

据媒体报道,2012年之后,作为资源枯竭型城市鹤岗逐渐衰落,人口不断外流。据鹤岗市统计局发布的统计分析报告显示,鹤岗2010-2020年城市常住人口减少了16.7万人,下降了15.8%,少儿、劳动年龄人口减少。这座城市能提供的就业岗位有限,能留下来常住的外地人,大多都是不依靠当地提供就业岗位的自由职业者。

吕乐的自由职业者身份即将结束,他也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带个包弄两件衣服,月底就走。”

至于房子,“十年内我是不会把它转租或者卖出去的,反正也不贵。”他打算把设备和房子留在鹤岗,短期内不打算出租或卖出,如果业务情况转好,就重开工作室。

吕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即使重回鹤岗,他也不打算在这里定居下来。家人和恋人都在家乡,他还是要回到家乡去。他认为,鹤岗低价房条件往往不那么好,想选择定居和养老的地方,还有很多的选择,大家不用被当下的“鹤岗热”所影响。

《《imtoken查询多少币》鹤岗“白菜房”已不多,中介称超八成不常住》 ↑鹤岗雪景。受访者供图

中介梁云鹏注意到,自己卖出去的房子,很多外地客户买了却不来居住。他告诉红星新闻,有些外地买家每年只来鹤岗住个一两次,“夏天避暑,冬天看雪”。他接触的能常住在这里的外地买房人“只占一两成”,而且基本都是自由职业者,有的人来住了一段时间就走了。房子闲置的客户很多都会让他帮忙托管房子,有几位还让他把闲置的房子租出去或者直接卖出。

“不算投资,就是为了买个房子,有个房本安心一点。咱们中国人还是挺希望自己有一套房子的。”梁云鹏说。

李梓从小生活在北京,小学四年级时,父母离婚,她和爸爸一起生活。她对家的记忆遥远又模糊。高考后她去了吉林一所211大学读书。

步入社会这几年,李梓换过很多份工作,随着工作的变动,她的住所也一直在变。对李梓来说,租房生活并没有家的感觉。

在网上刷到鹤岗的新闻后,李梓想在那里买一个“家”。李梓一直在思考怎样填满“家”的内核。她喜欢宠物,计划到鹤岗后养一只猫;她喜欢读书,想着搬到鹤岗后可以空出大段的时间去阅读历史;她还想学习书法和画画,想亲近自然,想尽快融入到这座东北小城中去。

李梓说,她在筹备买房时曾加入过一个40多人的“鹤岗买房群”,群内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大家都迫切地想远离自己当下的生活,前往鹤岗买房。

但直到最后,“那个群里最后只有我自己买了,其他人还在观望”,李梓说,真正付诸行动者寥寥。

鹤岗吉兴房地产经销有限公司中介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向他咨询的外地客户大概有3000个,但成交量也就100套左右,转化率并不高。

鄂雨曾想过在鹤岗买一个房子,但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没办法长期在一个地方生活,鹤岗太远了,不方便去其他地方,饮食也不习惯。”

她交了一年的房租,但只待了半年就选择离开。在她看来,鹤岗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只是突然被关注了。“有的城市有雪,有的城市有海、有沙漠。但没有城市是完美的、满足所有需求的,总有人来,也总有人离开。”

(imToken钱包app)

红星新闻记者 任江波 实习生 邓宝盈 李迎

点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