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oken官网钱包

以其安全好用的数字钱包服务app,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管理平台,imtoken官网app功能强大、快捷方便,支持超过3万多种通用数字货币,目前imtoken用户单日稳步增长超过10万+。早日下载,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imtoken logo》脱口秀演员再就业?李诞、徐志胜、何广智、鸟鸟直播带货?笑果回应

【imtoken不显示金额】

当小众文化突破圈层走向大众,必然会面临更多元的文化冲突。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炜祺

编辑|米娜

《脱口秀大会五》停播两周了,豆瓣评分跌至5.0,创历届新低。

截至目前仍没有确定复播时间,外界对这档节目及笑果文化产生了诸多揣测。但笑果文化相关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停播只是暂时的,我们一定会回来的。”至于停播的原因,对方并未给予回应。

《《imtoken logo》脱口秀演员再就业?李诞、徐志胜、何广智、鸟鸟直播带货?笑果回应》

脱口秀爱好者们依然在等待它的后续节目。毕竟,“它已是脱口秀领域的顶级节目了,批评是希望能做得更好。”有观众这样表示。而10月26日,同样停播了一周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在官方微博发布海报称,将于今日播出。

与此同时,一则李诞、徐志胜、何广智、鸟鸟等脱口秀演员将在淘宝直播间合体的消息被传出。10月24日,淘宝直播官方微博发布海报,公布罗永浩直播间双十一直播预告,其中上述脱口秀演员将接力出现在罗永浩直播间进行带货。此举被外界解读为——脱口秀演员再就业。

对此,笑果方面对《中国企业家》回应称:暂时没有进军直播带货业务的打算,未来还是想把脱口秀、新喜剧等喜剧内容做好。

想要做好喜剧的笑果文化,今年似乎遇到了一些危机,有人评论,《脱口秀大会五》不好笑了。对喜剧行业来说,不好笑是最大的讽刺。节目开播首期,就因领笑员的不专业,不懂脱口秀,而被观众所诟病。在这之后口碑一路下滑,节目中不断出现的网络烂梗、离婚梗、CP梗,又让观众吐槽笑果文化是在“迎合垃圾品位,没有底线”。

当然,这可能与审美疲劳有关,或者脱口秀本来就在靶心。更尖锐的指责是,如今的笑果文化和《脱口秀大会》不尊重脱口秀文化。豆瓣用户“晚神2012”曾评论称,“每个人都能讲脱口秀”就是个伪命题,脱口秀行业本身是一个需要天赋的行业,除此之外,还需要培养精巧的语言节奏,语言组织和表达能力,编剧能力,形体表演能力……“请尊重专业的脱口秀演员,请尊重热爱中文脱口秀的观众。我想看的是专业的脱口秀,不是每个人随便瞎聊五分钟。”这条豆瓣评论高居热门评论前位,并获得了357个点赞和55条评论。

当小众文化突破圈层走向大众,口碑必然会走向两端。因此,当UP主拉宏桑淘汰专业脱口秀演员小鹿时,也有人表现得极为愤慨。

笑果如何笑下去。

寻找有标签的人

“一飞冲天的机会太吸引人。”2018年进入脱口秀行业,并成为全职脱口秀演员的汪雨(imToken钱包app)由衷地感叹,《脱口秀大会》火了之后,整个行业的变化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2000年初快男超女的时期,“一夜之间,麻雀就能变凤凰。”汪雨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一夜成名的诱惑,让诸如汪雨一样想要出名的脱口秀演员看到了机会,他们蜂拥前往笑果文化,抢夺能够登上《脱口秀大会》舞台的入场券。参加过第三季和第四季《脱口秀大会》的汪雨感叹道:“竞争激烈程度和压力不亚于高考。”

笑果每年都会从全国各地招募很多人才进入训练营,将大家召集在一起集训一周,传授一些脱口秀技巧和舞台经验。这一举动更多是为“脱口秀大会”储备人才,汪雨觉得“实力强的人来这之前就很强,实力弱的来了之后也不一定会变强”。

训练营里的人都是来竞争登上舞台的名额。汪雨记得,他第一次参加时,争夺名额的人数是七八十人,如今这一人数攀升到近两百。每年脱口秀大会参赛名额为50多人,这其中还要剔除呼兰、程璐等笑果文化老人、签约艺人等,新人真正能够争夺的名额可能只有一半,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脱口秀大会》首先肯定是个综艺,需要炒话题,这比真正的比赛更重要。”所以,在汪雨看来,每年节目导演组都像是在选角色,而不是参赛选手。为了能够让节目做得更精彩,他们会根据话题性去挑选自身带有特殊标签的人,比如盲人黑灯、人工心脏植入者王十七、外卖员南瓜、炊事兵毛豆等。汪雨的感受是,“如果在你身上找不到他们想要的标签或者人设,没有节目里需要的东西,你就没有太多机会,而这种标签和人设他们不会帮你打造。”

但也有脱口秀爱好者认为,作为综艺节目,挑选具有高度辨识度的演员,是很正常的现象。选手本身就带有鲜明标签,才能让观众印象更深刻。

这是一个需要天赋的行业,可大部分选手也都是普通人。汪雨记得,去年有很多辞职去笑果参赛的人,结果第一轮就被淘汰,“整个人都傻了”。还有很多人,为了上这个节目,好几个月没有收入,“没有演出,穷苦地活着。”他称,就算能留在笑果当编剧,一个月的工资也才几千块钱。但如果能借此机会在内部搞好关系,兴许还能有其他的演出机会。

汪雨觉得笑果文化像是脱口秀行业的体制内——人人挤着考入门。但生性自由的汪雨觉得,做脱口秀演员就是要自由,来这只是为了印证自己的才华,如果来笑果还要处理各种复杂关系,他为什么要做脱口秀演员?

今年他没有参加《脱口秀大会五》,也跟笑果解约了。他对《脱口秀大会》的感情很复杂,既感激节目让脱口秀被大众所熟知,又觉得这种赛制破坏了整个行业的秩序和规则。

演员们唯一的跳板

今年很多人都会问汪雨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去参加《脱口秀大会》?”

能否登上《脱口秀大会》舞台,是评判一个脱口秀演员是否优秀的标准。“这个行业只有这一台蹦极的机器,你没有选择,只能跟它玩。”

笑果文化让脱口秀走上前台,在行业内有很大的话语权。

汪雨觉得签约笑果对于演员是一种压榨,永远与公司处于博弈状态,比如签约了笑果,演员的演出、短视频、商务广告等所有权都会被纳入公司,但公司能够承诺给演员的东西却非常有限。此前,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李诞在某综艺节目中也曾公开表示,笑果旗下演员收入非常有限,演出费用按场次计算,千人场的线下演出一个月演四场差不多3000元左右。

笑果人才辈出,除了偶尔能有机会上节目,安排线下演出的机会非常有限。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响,线下演出大规模受挫。汪身边一位曾经做线下脱口秀俱乐部的朋友,在今年关闭了俱乐部,转行去卖网红自行车了。另一位在沈阳、大连做脱口秀俱乐部的朋友,因为东北的生意惨淡,最近已经来到北京寻找机会。

笑果旗下的几档线上综艺节目以及外部参演的综艺,几乎是笑果九大天王(imToken钱包app)之间的各种组合搭配,新人参与的机会非常少。

不过正如汪雨所言,每个演员即使在被淘汰后都会由衷感谢《脱口秀大会》这个平台,因为这个平台为脱口秀的普及带来了扭转性的意义,也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脱口秀演员的生存环境。2018年汪雨刚入行,一场线下演出150元~200元左右。当时讲脱口秀只能是个爱好,做不了全职。如今汪雨已经辞掉了工作,全职做脱口秀演员,一场线下专场演出能达到8000元,这一变化也是《脱口秀大会》带来的。

没名气的另一个心酸之处是,时常得不到尊重。此前,汪雨曾经参加过一个媒体答谢宴,站在戏园子台上,他兢兢业业讲着脱口秀,但台下却有人对他说,“别说了,下来喝点行不行?”他二话没说,就下去跟人喝酒去了。“没什么尴不尴尬的,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拿完钱赶紧走呗。”

这个行业太多新人演员,也有太多还未为大众熟知的成熟演员,大部分人都期盼着线下也能挣钱,也能出名。“不希望别人说,脱口秀演员演线下是被逼无奈的事情。我相信喜欢来线下听脱口秀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线下讲的好也能成名,也能被人崇拜。”所以,汪雨未来想通过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东西,通过专场售票养活自己。

今年汪雨觉得脱口秀热度在下降。“当王冕登上春晚的那一刻,就是风口最盛的时候,如今抛物线到达顶点后就往下走了。”但这对他来说,是应该明天去担心的事情,现在他只想继续讲好脱口秀。

关于脱口秀大会的未来,李诞从未公开探讨过,但他在《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这本写给笑果文化新员工的工作手册中,写了一句:我本质上不是那么能成大事的人,可以接受不好的结果。但我当然还是尽全力去维护这个行业和这家公司,当然还是希望它好。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点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